保存曾在香港《蘋果日報》發表的文章,題為「劉霞和劉曉波犯了甚麼罪?」

很少在報章發表文章,一來我不太會寫文章,二來自覺沒甚麼獨特觀點,但在2012年時寫了這一篇,香港《蘋果日報》今天被中共控制下的香港政府以所謂「國安法」打壓到最後一刻,作為其中一位曾經的投稿人,深感榮幸能曾經投稿到這份香港人的報章。人心不死,香港人加油!

劉霞和劉曉波犯了甚麼罪? — 潘嘉偉

2012年12月8日發表於香港《蘋果日報》: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121208/N2GNAEERE3XJVAJ4PKISXRZLAE/

突然在電視新聞上看見劉霞,二○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她終於能再與外界短暫接觸,接受美聯社採訪,這是她丈夫劉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後,兩年多以來第一次有記者能夠採訪到她。電視畫面看見劉霞忍不住長期壓抑的情緒,消瘦的身軀顫抖着,憔悴的臉頰上流露出已承受不了被軟禁的痛苦。看見劉霞在哭,心情真的很激動。她犯了甚麼罪?中國政府說不出。她為何被軟禁?除了因為她是劉曉波的妻子,難道中國政府還可以找到其他理由?這樣就軟禁一位公民,真的有如劉霞所說,相信連已故奧地利大文豪卡夫卡也寫不出這樣荒誕的事。

另一邊廂,看見莫言與家人及官員到瑞典預備出席諾貝爾文學獎頒獎禮,莫言在記者會被傳媒追問對劉曉波仍被監禁的看法,他只推說之前在獲知得獎的記者會上已說過,然後他被問到中國有沒有言論自由,他說「這個真的很難說」,又說審查制度有必要,並請記者看中國的互聯網,就知道有沒有自由了。再被問到對中國新聞審查的看法,他說中國和外國都有審查,只是檢查的尺度和方法不同而已。輕描淡寫的回應,正好看出這位貴為本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價值觀。據獨立中文筆會的資料,中國仍有近四十名作家和新聞工作者因言獲罪身陷獄中,是世界上最多文字獄的國家。若只是檢查的尺度和方法不同,那麼為何中國的文字獄比別國多?

不知道莫言現時在瑞典這樣一個與中國審查尺度和方法完全不同的國家,在電視上及網上看見劉霞被軟禁家中向記者泣訴,他有甚麼感受?作為一位作家,在極權的國家以「魔幻現實主義」的寫作手法,自我審查創作出來的作品,現在獲得了文學界最高榮譽的桂冠,難道這真的值得國人驕傲?我真的想問莫言一句:「你覺得劉霞犯了甚麼罪呢?」可能他會再重複地說,「這個真的很難說」。也很想問問他對《零八憲章》和劉曉波寫的文章有甚麼看法,難道與中國憲法和普世人權價值相關的文章,中國也是必須要審查剔除,作者並要因言獲罪坐牢?

聽莫言的發言令人感到有如聽一位中國官員發言,這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作家應有的風範?劉霞被軟禁在家,與世隔絕,如果她聽見莫言的言論,不知是何等感受?劉曉波被判十一年監禁,難道劉霞要像他一樣被軟禁至他刑滿獲釋?劉霞到底犯了甚麼罪而要受此折磨?劉曉波又為何只因為幾篇文章而要被長期監禁?中國政府仍然欠全世界一個合理解釋。

潘嘉偉

獨立中文筆會常務秘書、理事

--

--

After the Beijing and Hong Kong governments forcibly imposed the so-called “National Security Law” on us on 30 June 2020, I have been feeling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breathe. I bet other Hongkongers (at least those who treasure free speech) might feel the same.

When I started my career…

--

--

Patrick Poon 潘嘉偉

Patrick Poon 潘嘉偉

Hongkonger|Visiting Researcher, Meiji University, Tokyo|pursuing PhD at Université Jean Moulin (Lyon III)|Advisor, The 29 Principles|Twitter: @patrickpoon